•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作文大全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实习报告
  • 写作方案
  • 教案反思
  • 演讲稿
  • 发言稿
  • 读书笔记
  • 精美散文
  • 读观后感
  • 当前位置: 博通范文网 > 教案反思 > 正文

    [水危机正在逼近] 中国水危机

    时间:2019-06-22 来源:博通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博通范文网手机站

    【背景数据】

    在今年3月21日的世界水日,联合国列出了这样一些数据:目前全球有11亿人缺乏安全饮水,每年有500多万人死于同水有关的疾病。预计到2025年,全球2/3的人口将生活在不同程度的缺水的地区。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预计,今年世界上将有1200万人死于水污染和水资源短缺。如果人类不改变目前的消费方式,到2025年全球将有约50亿人生活在用水难以完全满足需要的地区,其中25亿人将面临用水短缺。有资料表明,伴随河流流域水资源危机而出现的“环境难民”在1998年达到2500万人,第一次超过“战争难民”的人数。据预测,在2025年之前,因为水的原因而成为难民的将多达1亿人。有专家曾对中国不容乐观的水资源形势作出形象的比喻:世纪之交,当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将面临第二贫困──水贫困。目前中国人均水资源量约为2220立方米,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3/10,低于人均3000立方米的轻度缺水标准。预测到2030年人口增至16亿时,人均水资源量将降到1760立方米。

    在和蔼可亲的法国绅士冈杜瓦先生的名字前有一大堆重要头衔:曾经是诸多世界著名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前法国能源部副部长,前法国企业家协会主席,苏伊士里昂水务集团监察委员会主席,苏伊士集团董事会副主席等等,要知道这家法国公司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153,所统辖的水务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水务公司,不过他和我讨论的并不是经营管理的问题,而是作为一个水问题专家,谈论关于水资源保护的问题,这个问题足以让人出一身冷汗,因为我们面对的水危机已经迫在眉睫,是最潜在而又最没有引起重视的危机。

    好莱坞的一部大片《未来水世界》里幻想了这样的未来世界:人类被海水包围,而淡水是稀世之珍,比黄金珠宝更昂贵,未来的人类为了争夺淡水而厮杀,这好像并不太离谱。水将在新的世纪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人们甚至断言它将是决定一个国家富裕程度的珍贵商品,一个国家如何对待它的水资源决定这个国家是继续发展还是衰退,这并非危言耸听。不保护水资源,我们看到的最后一滴水,将是自己的眼泪。5月28日的一则新闻:我国将在新建、改建、扩建的建设项目中全面推行水资源论证,并且关于修订水法的呼吁也不绝于耳,水可能是我们平时最不经意也最需要保护的资源。

    经过这样一番谈话,联想到平时那些关不上的水龙头,洗浴中心哗哗流淌的自来水,洗车时喷射的水龙头,就有负罪之感,巴西并不缺水,拥有的淡水资源约占世界淡水总量的13.8%。但巴西仍呼吁人们举手之劳去节水,如缩短冲澡时间,随手拧紧水龙头等。德国也不缺水,但许多德国家庭往往将煮面水省下刷油碗,洗衣服的水拿来再拖地。中国作为一个人均拥有淡水量只有世界人均水平1/4的贫水国家,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冈杜瓦先生的谈话中有一个非常好的启示,作为发达国家的富人,他有一种从小培养的非常好的价值观,就是珍惜我们所拥有的每一资源,一点一滴地做起,而不是无度挥霍它们作为财富的象征,尤其是对于珍贵的生命之源──水。

    【水是全球性的环境问题】

    记者:我看到一些资料,说北京是个缺水城市,最早的北京傍泉而生,北京地下水的可采量为年平均25亿立方米左右,而多年实采量为28亿至29亿立方米。同上世纪60年代相比,北京的地下水已减少了50多亿立方米。长期的大量超采,致使地下水位大幅度下降,泉水枯竭,湖泊逐年萎缩,地面下沉。奥运申办成功后北京对水资源的治理和开发要花上几百亿元人民币,人们担心北京的水问题,这可能也是全中国面临的问题,您对中国的水问题有什么认识?

    冈杜瓦:水不光是北京和中国的问题,是全球性的一个问题。比如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有一些地方缺水,有一些地方水就过剩,有一些地方可能有很多穷人连水都喝不上,而且特别重要的是很多地方有水的污染问题,我们把水叫做全球性的环境问题。

    我们现在真正要着手急于解决的是这么一件事,就是在人口聚居的地方,比如城市,如何向人们提供满足卫生要求的水和足够量的水。我认为这是当前我们最急需解决的水问题。

    在北京今天似乎你感觉不到饮水上有多么严重的问题或者多大的困难,实际上不要盲目乐观,即使有人认为自来水够用了,但是在10年以后,谁也不能够保证供水能力是足够的。这是第一层次。

    第二层次,即水的质量问题,你即使有足够量的水,但是不能保证水质完全达到现在饮用水的标准,或者达到比较科学的欧洲标准,这是一个重大问题。

    在这当中应该注意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第一,你应该有足够量的水,要处理好能够供大家使用的;第二,要有足够的水的分配能力,就是你把水送到各家各户;第三,这些水用完之后肯定要排放,排放之后就是我们常说的水污染问题。这三方面问题都解决好了,才能被认为水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好了。

    但是在北京,因为北京这个市场刚刚开放,正在改革,我们有两方面的问题都触及到了,一个是水的处理,一个是污水的处理,中间这部分叫做水的传输或者分配这种管网,外国公司例如我们这种有经验的公司过去是不能接触的。但是在中国看到很好的一种现象,就是在很多大城市已经准备把整个三件事用一种集中的方式来解决,比如在上海,上海已经开始看到比较先进的思想,就是把管道处理这部分也和水的生产,就是自来水和污水的处理连在一块儿解决。

    刚才有很多内容都是涉及到民用用户的用水,这是大家经常接触的,但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出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水污染问题,即工业用水户的污染,因为这个污染跟民用用户的污染是不一样的,过去是民用用户和工业用户的污水两个混合在一起处理,现在全世界都重视对工业污水进行特别处理。因为有这种很大的需求。所以我们集团把工业污水的处理也作为一项特别业务来做。在国际上工业污水的处理已经变成新兴的专业方向和企业的一个发展方向。

    【水是引起战争的原因之一】

    记者:现在中国面临的问题恐怕是没有足够水的问题。我们手里的材料说中国人均水资源只是全世界平均水平的1/4,由于人口密度高,北京人均水资源年占有量仅为300立方米,为全国人均的1/8,世界人均的1/32,远远低于国际公认的1000立方米的下限,比缺水的以色列还低。中国面临这样缺水的情况,而且还存在着污染问题,如工业废水,像以前的淮河污染都是水泥厂、印刷厂、造纸厂这些工厂排出的污水。

    冈杜瓦:平均数能反映一定的情况,但是平均数并不能够真正说明它的实际情况。首先中国有世界上20%的人口,但是中国平均来讲只有世界水资源的7%,这个数字非常令人吃惊。

    在中国最主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怎么把现有的水资源能非常合理有效地利用起来,来为你的目的服务。现在虽然很多地方有很多水,但不一定它都能用起来,水多浪费也多,它用的还是很有限的,有的地方水少,但它手段比较多,用的比较有效,就够用。水多并不能说明你就没问题,水少也不能说明你就一定有问题。

    在中国情况也是这样,水的问题不是说相对多和少。从全世界来看水都是极其不均匀的,这是正常的,没有什么可怕的。在中国也是这样,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果光算中国平均数你反而是把水少的地方的问题掩盖了,比如在中国,南水北调就能解决。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口,你算平均水量并不能真正客观地反映水的多少。

    在用水方面要注意两方面,第一在世界各地情况是一样的,农业用水占到整个用水量的相当大的比例,这时候应注意要教育农民,要给农民一些培训,让他们知道怎样来合理使用他们的水,我发现很多地方可能农民真正的用水量要超过他们实际用水量的三到四倍,这种用法就是低效的。第二是对水的充分利用,有很多水污染了要处理之后能让它很好地还原到河道,还原到地下水,甚至在不同用户之间重复使用,这样无形中增加很多水量,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而且也可以很有效地保护环境。所以对污水处理要提到相当高的高度来看。

    有一些国家虽然它非常小,但它的水的问题要比中国严重得多的多,但是这些国家水问题都被其他一些假象掩盖了,比如战争,详细一点儿说在中东地带,在以色列,以色列的水通过加沙地带传到了约旦,在这地区当中又有巴勒斯坦的居民居住,很大程度上由于资源分配上的问题,水使用的问题是引起战争的原因之一。

    记者:现在我们可能还注意到可见的资源,比如石油,上个世纪石油是最重要的资源。现在有报道说新的世纪就是水的世纪,哪个国家掌握了水资源就掌握了很大主动性。

    冈杜瓦:确实水的问题很明显,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问题,不光是在贫穷国家,在一些相对非常发达的国家也存在这些问题。比如说在西班牙,西班牙已经相当发达,它有一个最重要的经济区,这个经济区的中心就是巴塞罗那,巴塞罗那的富庶程度大家都知道,但是不知道它缺水,因为这个城市缺水所以跟法国商量,从法国的罗纳河开一条管道把水送到巴塞罗那,这就是很有名的从法国调水调到巴塞罗那的工程。这个工程在法国和西班牙之间开展水方面的工作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一个例子是比利时,比利时有两个区,一个是法语区,另外一个是荷兰语区,这两个地方就有水的问题,就是法语区的地势高,是水源地,这个水流到荷兰语区,因为这两个区之间关系并不是特别好,所以掌握水源的法语区就经常要求你要给我钱,要买我这个水,两地之间的老百姓往往因为水会发生一些争执,这些都是发生在发达国家。

    【水的问题是都市化问题】

    记者:刚才您讲了水的合理使用,这方面有没有一个好的范例?比如哪个国家使用得比较好,我说的是具体的管理。

    冈杜瓦:每个国家都有自己水的问题,每个国家都在设法解决自己国家水的问题,只能说有一些国家相对解决好一点,有一些国家解决差一点,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感觉到自己水的管理已经到了非常好的程度。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我们刚去过一个城市,发现这个城市的水并不少,水都是经过处理的,但是它存在着相当严重的管理问题,这个管理具体讲就是水的渗漏,流失率特别大,管道的流失率可以达到70%,你都很难相信,我还不说这里水卖得多贵,因为损失很多,这在水的使用上完全是一种低效。

    第二个绝不应该忽略的问题──污水处理,大家认为咱们把污水放在一个污水厂处理就好了,实际上真正有效的污水并不是到终端才处理的,比如某一个建筑物排除的水污染的程度相对是低的,你把污染相对低的和污染相当高的水放在一起,那么就增加了处理量和难度,这是一种低效的方式,因为这水可能不是排入河道,可能以后还要再利用,如果每个用户在自己用完水以后再把水处理,成本就低很多,如果你能用这种有效的处理方式,在污水处理和污水回用方面就变得非常有效。这两方面一个是水量方面有效性怎么体现,一个是污水处理的有效性怎么体现。

    首先要注意到水的问题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和城市问题联系在一起的,水的问题完全是由于都市化的加快或者都市化的发展速度造成的,城市化的生活意味着水用得很多,用得多弃掉的水也多,就是浪费掉的流失掉的水也很多,这是污水问题变得严重的根本问题。但反过来看,城市化用水是集中的,排放也是相对集中的,这是对农村来说的,所以也给处理问题带来比较好的条件,都市化的问题是不可避免的,但并不是坏事,但是水的处理能力,污水的处理能力一定要跟上都市化的发展。

    【解决水的问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记者:有人建议我们的自来水公司应该改名,因为水并不是自来的,客观上给人造成了水是一种很低廉的商品的感觉。我们作为个人应该怎么做?

    冈杜瓦:仅有很好的管理方式和政策,但是具体用水人根本意识不到它的重要性,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的,解决水的问题可能需要几代人,至少需要一代人的努力,一代人在他一生当中的努力。所有人要有共识,就是水是一种非常珍贵的资源,不能说水是大家共有的资源,也不能说水是一种可用的东西,这都不能足够引起人们对水重要性的认识。为什么这么说?我讲我自己,我小时候是生长在连电都非常稀缺的农村,我现在已经老了,但是我现在还是忍受不了一个灯泡在亮着时没有用,我在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告诉我,你不用灯的时候把它亮着,这不是浪费钱的问题,因为我们这个地方资源非常缺少,你多用了别人就用不了,我到今天这个意识还非常强烈。水意识也是这样,要从很小的孩子开始,教育他水是非常珍贵的财富,不是其他的东西,是不可替代的。经过一代人的努力才能解决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地区,这种意识上的东西可能比所有措施都重要。

    记者:我们老百姓可能需要知道一些高层人士他们自己是怎么身体力行的?

    冈杜瓦:我们跟中国家庭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孩子从18岁到20岁的时候都独立出去了,但是关于节约方面的问题,节约钱财节约水方面,我感觉到我的孩子就是按照我对他们说的,就像日常生活当中都在节水节电,这跟我日常对他们的教育是分不开的。

    我有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早就独立了,他们接受我的观念,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对他们的教育都是有效的,当然不敢保证今后一直有效。

    我教育他们不光对某种东西怎么珍惜,我教育他们对所有东西都应该珍惜,包括钱财、资源、水,你用你应该用的那部分,绝不要造成浪费,这是非常普遍的一种方式,不是针对某一种,当然其中包括水。

    实际上教育不应该仅局限于家庭,不应该仅局限于子女,要有相当大的扩展,要扩展到政府,要扩展到各个行业,因为用水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量,一个是质。比如说在热电厂,热电厂需要用循环水,但是循环水是为了冷却用的,就是用水吸收热量,这时候你就没有必要用可以利用的自来水去做热电厂的工业水,因为自来水的质量要远远高于仅仅需要吸收热的用水的质量。比如在城市,有很多绿地,这时候浇灌的水也不必一定要用自来水,因为自来水的质量要比真正浇灌的水高得多,这样用自来水就是对水的浪费,这一系列的办法就可以把你的用水量减到一定的程度,就把自来水用水量减到相当程度,而且把其他很多处理过的水都可以充分使用上,这样就是比较有效的管理方式。

    【对环境的责任是一种企业价值观】

    记者:讲到对环境的责任感,现在我们感觉目前在中国社会有一种价值观,趋向是鼓励消费,以前中国人是很节俭的,但是中国人现在有消费倾向,包括流行的洗浴,洗浴中心在中国遍地都是,洗浴是很耗水的,有人建议对洗桑拿要收取特殊的水费。说到对环境的责任心,有些企业把污水直接排到河道里,这对环境的打击也是毁灭性的。而在一些国家,如以高消费著称的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以立法的形式规定全国每户家庭每天的用水量为204升。据国外的资料,东京为184升,柏林为168升。而北京为285升,对一个严重缺水的城市来说,这显然偏高了。

    冈杜瓦:这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一点,但是并不是很多人都能意识到你说的,就是对环境的责任。在一个发展的过程中,国家要考虑到可持续发展问题,因为现在很多人都说,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正确理解可持续发展概念,比如对一个企业,现在有很多审计部门,在国际上,不光审计它的财务或者财政上是否健康,这已经是老的评价公司好坏的方式,实际上现在除去评价上述东西,我还要评价你对社会的责任,评价你对社会的贡献,评价你对环境的责任,这一点已经变成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了,尤其对于很多重要的投资商和投资机构,他们在向某一个机构投资与否的决定上,不但考虑到是否这家企业或者这家集团能够盈利,他还要考虑到对环境是否真正有影响,是否能承担起对环境的责任。这已经成为标准了,还不是想像的东西。但是不是很普遍使用这些标准了,在世界上一些重要的机构或投资机构已经把这作为非常重要的标准了。

    记者:中国有很多企业都有大企业情结,很多企业都想加入世界500强,苏伊士公司也是500强之一,这里面可能有大企业精神,大企业精神就是在追求利润的同时能够回报社会,把可持续发展的和社会的目标结合得比较好。您有这么多年的管理经验,对国际的大企业也比较熟悉,是不是这种东西在大企业里是比较普遍的倾向?

    冈杜瓦:实际上在真正决策我们选择环境当中有一个过程,苏伊士集团之所以得名,因为这个集团第一项业务是开挖了苏伊士运河,那是为了交通,在当时他们是以投资者身份出现的。从那时候到现在已经经过150年了,集团不断壮大,你可以想像在这过程当中会发生很多投资,他可以找到一百多种专业,环境也在其中,我们真正的做法到现在就是把所有跟环境无关的,或者卖掉了或者萎缩了,我们把环境作为最重要的发展方向,在决策当中大家基本上形成共识,第一,环境是很有价值的,非常有潜力,第二,它是有很大的需求量,这才应该是我们真正做的行业,赚钱不是我们的目的,这是大家非常需求,又是有社会价值、环境价值,另外还有资本价值在里头。特别是有真正人类的需求在这里面,就是环境,人类对环境的需求是一定要增长的,我们是看准这么个大方向,把环境定位为今后整个集团的发展方向。

    • 读/观后感
    • 精美散文
    • 读书笔记
    • 演讲
    • 反思
    • 方案
    • 心得体会